>> 当前位置:首页 > 网上党校 > 在线党课

像铁人一样工作

时间:  2018-10-20 15:09:00  点击:  


2018年10月19日)

铁人精神,是大庆精神典型化的体现和人格化的浓缩,具有不朽的价值和永恒的魅力。过去,我们在铁人精神鼓舞下,高速度、高水平拿下大庆油田,并创造了年产原油5000万吨,稳产27年的世界油田开发史上的奇迹。精神是一个民族的灵魂,是激励人民为国家、为民族振兴而英勇奋斗的强大思想动力。习近平同志指出:大庆精神、铁人精神已成为中华民族伟大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,永远是激励中国人民不畏艰难、勇往直前的宝贵精神财富。

一、铁人精神的内涵

我们常说的“铁人精神”,那到底“铁人精神”是什么精神?是“为国分忧、为民族争气”的爱国主义精神是为“早日把中国石油落后的帽子甩到太平洋里去”,“宁肯少活20年,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”的忘我拼搏精神是为革命“有条件要上,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”的艰苦奋斗精神“要为油田负责一辈子”,“干工作要经得起子孙万代检查”,对技术精益求精,“为革命练一身硬功夫、真本事”的科学求实精神“甘愿为党和人民当一辈子老黄牛”,不计名利,不计报酬,埋头苦干的无私奉献精神这里我们可以把“铁人精神”具体表现总结为:爱国主义精神、忘我拼搏精神、艰苦奋斗精神、科学求实精神、老黄牛精神

二、铁人精神形成的历史进程

王进喜,1923年10月8日出生于甘肃省玉门县赤金堡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。母亲何占信,父亲王金堂。40岁得子的王金堂,看到出生的是一个男孩子,心里非常高兴。按照当地的习俗,父母把孩子和包孩子用的筛子放在秤上一称整好十斤,于是就给孩子起名“十斤娃”。十斤娃名字听起来非常雄壮,可身材瘦小。十斤娃长大后,按照王家的家谱往下排,起名王进喜,希望他欢欢喜喜去上学,学到本领后重整家业。在灾难深重的旧中国,王进喜受尽苦难。1929年,玉门遭受了百年不遇的灾荒。为了活命,6岁的王进喜用一根棍子领着双目失明的父亲沿街乞讨。1932年,军阀马步芳要建羊毛厂,王金堂被强迫出劳役。9岁的王进喜让父亲坐在牛车上,赶车把羊毛送到百里之外的酒泉。为了挣钱给父亲治病,10岁的王进喜和几个穷孩子一起到虎狼出没、气候变化无常的妖魔山给地主放牛。王家有几亩地被区长以借为名长期霸占,12岁的王进喜不畏强权,前去讨要。虽然只要回了几丈白土布,却是王进喜与恶势力抗争的一次胜利。14岁时,为了躲兵役,王进喜淘过金、挖过油。1938年,15岁的王进喜进旧玉门油矿当童工,年龄虽小,却干着和大人一样的重活,还经常挨工头的打骂,但他不甘屈辱,奋起反抗。王进喜常因反抗而受惩罚。师傅知道后,给他讲骆驼“攒劲”的故事,告诉他要讲究斗争方法,培养“耐力”,王进喜心中充满了对自由生活的向往。正是这苦难的经历和恶劣的生存环境,炼就了他刚毅坚韧、倔强不屈的性格。

1949年9月25日玉门解放,共产党、毛主席从火坑里把王进喜救了出来,他产生了强烈的爱党爱国的愿望,树立了赤心报国的远大志向。1950年春,新生的玉门油矿招工,虽已27岁但身体瘦弱的王进喜,谢绝了工友们让他上后勤的劝阻,经过两轮考试,凭着顽强的意志当上了矿工,成为新中国第一代钻井工人。

萌芽期(1950-1956)1950年春招工到1953年秋,王进喜一直在老君庙钻探大队当钻工,他勤快、能吃苦,各种杂活抢着干。他说,党把我们当主人,主人不能像长工那样磨磨蹭蹭、被动地干活。艰苦的钻井生产实践,锻炼了他坚忍不拔的品格和大公无私的先进思想。两年后,他当上了副司钻,因工作吃苦,成绩突出,随后升为司钻,1956年4月29日,王进喜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,这是他人生旅途的一个里程碑,成为党的人,永远奋斗在党的旗帜下。入党不久,王进喜担任了贝乌5队队长。挑起钻井队长的重任,准备接受艰苦的磨炼。

发展期(1956-1960):当时的贝乌5队在玉门油田上不但没有名气,而且因事故多,生产任务完成得不好,作风不过硬被称为“后进队”、“豆腐队”。王进喜成为队长后,决心改变贝乌五队的落后面貌,他提出“豆腐队”也要硬起来1956年7月1日,处在悬崖峭壁加高压区的319井发生强烈井喷,40米高的井架像一通天火把,10分钟巨大钻塔轰然倒下,井废人伤。之后玉门油田决定让贝乌5队在原址再打一口319井,为了完成这一艰巨任务,王进喜和支部书记孙永臣、技术员田肇雄商量以后,先召开一个党员干部和骨干会,统一全队思想,树立必胜的信心。然后亲自带一帮人到打319井的那个队找技术员孙宝生,请他将当时的情景,看当天的资料,分析地下情况和出事故的原因。终于搞清了发生井喷的原因在于观察不细,发现问题不及时,泥浆比例不够。回来以后又组织大家讨论分析,献计献策,最后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方案,制定了严密的安全措施。后来经过了5天的拼搏,顺利安全地打完了新319井。之后在他的带领下,经过全队职工的齐心努力和奋力拼搏,到当年年底,贝乌5队先后打出了十多口井,超额完成了生产任务并当上了先进钻井队。带领贝乌5队在石油工业部组织的以“优质快速钻井”为中心的劳动竞赛中,提出了“月上千,年上万,祁连山上立标杆”的口号,1958年9月,王进喜带领全队月钻井进尺5009.3米,创出了当时的全国钻井最高纪录。10月,王进喜到新疆克拉玛依参加石油工业部召开的现场会,收到了表彰。余秋里说:“王进喜不安于现状,不拘于常规,奋发思变,带动了全国钻井事业的发展。”余秋里部长、康世恩副部长把一面“钻井卫星”红旗颁发给他,贝乌5队被命名为“钢铁钻井队”,王进喜被誉为“钻井闯将”。

1959年9月,王进喜出席甘肃省劳模会,被选为建国10周年国庆观礼代表和全国“工交群英会”代表。休会期间,王进喜参观首都“十大建筑”,路过沙滩时,看到行驶的公共汽车上背着“煤气包”他奇怪地问别人:“背那家伙干啥?”人们告诉他:“因为没有汽油,烧的煤气。”这话像锥子一样刺痛了他,他心想,我们是搞油的,连党中央、毛主席居住的地方都没有油用了,还有什么脸当先进。一阵难过,他蹲在路边哭了起来。一个钢铁男儿,听见首都没油泪洒沙滩,这是中国工人阶级高度责任感的集中体现,是中华民族忧患意识的猛醒。知耻而后勇,王进喜后来说:“北京汽车上的煤气包,把我压醒了,真真切切地感到国家的压力、民族的压力,呼地一下子都落到了自己肩上。”他曾多次向工友们说:“一个人没有血液,心脏就停止跳动。工业没有石油,天上飞的,地上跑的,海上行的,都要瘫痪。没有石油,国家有压力,我们要自觉地替国家承担这个压力,这是我们石油工人的责任啊!

成熟期(1960-1970):也就是王进喜到大庆参加大庆石油会战的1960年到1970年这个时期。

1958227日至28日,当时主管石油工业的中央领导人邓小平,听取了石油工业部的汇报,并指出,石油勘探工作应从战略方面考虑问题,选择突击方向是第一个问题,要求重视对松辽、华北、华东等地区的勘探,争取在东北地区找出油来。为此,石油工业部于1958年先后组建了松辽石油勘探局、华东石油勘探局、华北石油勘探局。地质部也加强了对这些地区的勘探工作。从此,中国石油勘探布局发生了根本性变化,勘探重点开始向东部经济、交通发达地区进行战略性的大转移。这一决策,对于加速松辽盆地的石油勘探和大庆油田的发现起到了重大作用。6月27日为加强松辽勘探力量,先后从西安、玉门、青海等地调来1000多名职工,改松辽勘探处为松辽勘探局。7月9日位于黑龙江省安达县任民镇的松基1井开钻。8月6日位于吉林省前郭旗的松基2井开钻。10月上旬松辽局基准井研究队确定了位于黑龙江省肇州县大同镇松基3井设计井位。11月29日石油工业部正式批准松基3井位。但松基1井、2井都未出现工业油流。1959年4月11日32118钻井队到松基3井就位,开钻。7月初—20日松基3井取芯,见到含油砂层,含油饱满,气味浓烈。7月22日康世恩同苏联专家米尔钦柯、安德列耶柯到哈尔滨了解松基3井的情况,他决定在1416.76米处完钻、试油。9月6日松基3井在高台子层进行射孔,开始试油。 9月26日松基3井喷出工业油流发现大庆油田。10月7日—8日黑龙江省委第一书记欧阳钦提出把大同镇改为大庆镇,以这里出油庆祝建国10周年;石油工业部将这个新发现的油田定名为大庆油田。1960年2月20日中共中央转发了石油工业部党组的报告,同意在松辽地区开展石油大会战,并要求各地予以支援。3月17日石油工业部党组要求各厂、矿、院、校抽调精兵强将、头等设备,自带工资,参加会战。1960年4月初,全国37个石油厂矿院校参战的1万多人和3万多名转业官兵相继到达萨尔图地区,云集在百里荒原。一场千军万马战大庆的艰苦创业史,从此开始谱写。

上世纪60年代初的大庆石油会战,是在困难的时候、困难的地区、困难的条件下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的。当时的中国,由于实行“大跃进”经济政策造成诸多失误,又连续三年遭遇了自然灾害,国民经济陷入困境。

松辽平原地形像个脸盆,大庆处于盆底,历史上曾是泄洪区。1960年大庆雨水非常多。4月下旬到9月底,三两天就一场阴雨。有的地方水深齐胸,车辆行走困难,各种设备和建筑材料不能及时运到现场。而没有房子住,一度是会战大军最头痛的事情。大庆地处高寒地区,一年半年冬,最低温度零下40多度。仅靠板房和帐篷,会战大军难以过冬。如果建最普通的砖房,一平方米也得200元,没有施工队伍、大量的建筑材料一时也无法解决,资金更不允许。工人们有的住进了牧场废弃的牛棚、马厩,有的支起帐篷和板房,搭“马架子”、挖地窨子,有的几十个人一起,地上铺草,用篷布盖在身上睡觉。

缺粮少菜也是个大问题。因为缺少营养,4595人得了浮肿病。会战职工挖野菜,搞代食品,同时发扬南泥湾精神,人人开荒种地,像革命战争时期那样自己动手、丰衣足食。连独臂将军余秋里都亲自拉犁。1961年黑龙江省在北安特批10万亩荒地,职工们披荆斩棘,建起了大型农业基地。到1963年累计开荒17万亩,产粮2700万斤,彻底度过了粮荒,实现了蔬菜基本自给。

1960年2月,东北松辽石油大会战打响,消息传到玉门,王进喜立即向组织递交请战书,决心要第一批到大庆参加会战。3月初,玉门矿务局正式决定1205队(即贝乌5队,当时称1262队)和其它几个标杆队一起参加大庆石油会战。王进喜在动员会上向党表决心,一定早出发、早参战、多打井、快出油,为会战立功,为玉门人争光。3月15日,玉门闯将王进喜、支书孙永臣带领1262钻井队(现1205队)35名工人,乘火车从玉门出发,省城不住,首都不停,日夜兼程,一路急行军,于3月25日到达萨尔图火车站。

“滚烫的三句问话”:铁人精神崇高思想境界的成熟。下了火车,他一不问吃、二不问住,先问钻机到了没有?井位在哪里?这里的钻井最高纪录是多少?恨不得一拳头砸出一口井来,“贫油落后”的帽子甩到太平洋里去。这三句看起来普通的话,却蕴涵着铁人王进喜高度的事业心,责任感,透视着铁人王进喜崇高的思想境界,也折射出打井巨将,精神巨人的价值起点。来大庆干什么?就是参加石油会战,多打井,多出油,甩掉石油落后帽子。因此,铁人王进喜到大庆后,一不问吃,二不问住,问的是钻机到没到的事,问的是井位在哪里的事,问的是钻井最高记录的事。这三句滚烫的问话,彰显了铁人精神的巨大思想威力,也包含着铁人精神力量,同时也昭示了铁人精神在大庆石油会战中逐渐成熟的良好开端。

第二,“三个经典故事”是铁人精神在实践上成熟的标志,铁人精神的成熟,首先是铁人精神强大实践力量的成熟,“人拉肩扛”“端水打井”“带伤跳泥浆池”,这是铁人的“三个经典故事”,也是铁人精神成熟在实践上的具体表现。

1.“人拉肩扛”

1960年4月2日,听说钻机到了,不等天亮,王进喜就带领1205队职工跑步15华里来到车站。可一到车站,王进喜和工人们遇到了从未遇到的第一个大难题:车上是一车皮一车皮的几十吨重的钢铁大件,没有吊车、没有拖拉机,车下只有30几个西北汉子,怎么卸车,怎么搬运,怎么安装呢?我们通常所说的钻机,包括井架、钻台和井场配套设备几个部分。1205队所用的这部编号1262BY—40中型钻机,包括一部高38.7米的井架、一个高2.2米的钻台和柴油机、绞车、泥浆泵、变速箱等十几台大小设备,还有发电机房,高价油箱,泥浆罐等配套设施,大小设备几十台,总重量60吨,摆在地上一大片,设备中最重的7.5吨,最轻的几百斤,上千斤重。这种钻机搬运一次要大吊车4部,大型汽车10辆,拖拉机4部。可是,如今会战来到新区,这些常规的保证条件暂时不完全具备,怎么办?王进喜把全队集合起来,问在朝鲜打过仗的支书孙永臣:“我没有打过仗,你说若是在战场上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?是上还是退?是打还是坐下来等?”孙永臣说:“只能进,不能退;只能上,不能等,就是豁出命来也要上!”王进喜接过话来说:“对!我们大会战也像打仗一样,只能上,不能退;我们不能再等了,新疆、四川的钻机不是也卸下火车了吗?没有吊车,我们37个人就是37部吊车,汽车不够,我们有手有脚有肩膀,蚂蚁搬山也要搬。我们就是要靠我们自己的力量卸车搬运安装,早开钻。我们大家看看行不行”“行!”全队异口同声道。“好!有条件要上,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!”王进喜说完,甩掉老羊皮袄,在地上抄起一根撬杠,大喊一声“跟我上”,就跳上了槽子车。大家也抄起家伙一拥而上。全队战士把钻机拆卸成几大件,用滚木加撬杠,推的推,拉的拉……棕绳把手勒出了血,肩膀被压得又肿又痛,可是谁都不在乎,许多人都脱掉了棉袄,只穿一件衬衣,大家脸上、身上全是汗水,热气腾腾。全队职工从2日早上7点一直干到3日凌晨,将60多吨重的井架全部运到萨55井井场。

这时钻机安装的难题又摆在了1205队面前。队党支部当即召开会议,决定在没有吊车的情况下,靠人拉肩扛高速安装钻机。队长王进喜在全队工人动员会上代表党支部向大家高声说:“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任务,是怎样把钻机安装起来。我们国家现在有困难,我在北京参加群英会时,看到汽车背的是煤气包。国家没有油,外国卡我们的脖子,帝国主义封锁我们的国家,千困难、万困难,国家缺油是最大的困难。我们石油工人是国家的主人,就得想办法把钻机安装起来。我们要干出样儿来给外国人看看!”王进喜的一席话说得大家精神大振,摩拳擦掌。大家以撬杠、大绳、木头、钢管为工具,人拉肩扛苦战3昼夜,巍峨的钻塔终于屹立到萨55井的场位上。

大庆石油会战的第一个奇迹,这就是著名的“人拉肩扛”精神,铁人王进喜就是靠着这种精神不怕摆在他们面前的任何困难,喊出了“石油工人一声吼,地球也要抖三抖。石油工人干劲大,天大的困难也不怕”的豪言壮语。成为铁人精神成熟的经典之作。同时也受到伟大领袖毛泽东的赞扬,说他是中国人民面对世界的发言。

2.“端水打井”

井架立起来后,没有打井用的水,钻井本身需要水,防止井漏,如遇到井喷更需要大量的水。可是,经常这里水管线没有接通。去要水管车,调度室说要排队,大约得等3天,没有水喝没有吊车、拖拉机一样,成为1205对前进的又一道障碍。怎么办?铁人王进喜说:“我们能人拉肩扛安钻机,就能用脸盆端水保开钻,同志们,活人不能让尿憋死。还是那句话,有也上,无也上,创造条件上,就是尿尿也要开钻。”王进喜组织职工到附近的水泡子破冰取水,带领大家用脸盆端、水桶挑,硬是靠人力端水50多吨,保证了按时开钻。萨55井于4月19日胜利完钻,进尺1200米,首创5天零4小时打一口中深井的纪录。创造了大庆会战世上的有一个奇迹,也是铁人精神在大庆会战的实践中成熟的具体表现。

3.“奋不顾身压井喷”

1960年4月29日,1205钻井队准备往第二口井搬家时,王进喜右腿被砸伤,但他在井场坚持工作。由于地层压力太大,第二口井打到700米时发生了井喷。强大的高压液柱冲出井口,一直冲向井架,达到20多米高。吼声震耳欲聋,一场大事故就要发生。当时,井场上没有重晶石粉,王铁人就和工友们商量往泥浆池里加水泥和黄土,提高泥浆比重压井喷,可水泥加到泥浆里融合不好,大量水泥沉入池底,又没有搅拌机,连个泥浆枪也没有,在这万分紧急的关头,铁人王进喜忘了自己的腿伤不顾泥浆烧人,扔掉双拐跳入泥浆池中,用身体搅拌泥浆。在铁人王进喜的带领下,几名队友也紧跟着跳了下去,经过3个多小时的紧张搏斗,压住了井喷,保住了油井和设备。而王进喜被含有多种化学药剂、烧碱的泥浆烧出了血泡,那条伤腿也变得血肉模糊了,大家刚把他拉上来,他就昏了过去。第二口井的成功,是铁人王进喜用生命打出来的。他不顾腿伤,一直坚持在井场上,在关键时刻扔掉拐杖,跳进泥浆池用自己已经带伤的血肉之躯搅拌泥浆压住井喷,这就是铁人王进喜“宁可少活二十年,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”的英雄壮举,也是铁人精神在大庆石油会战的实践中成熟的具体体现。

铁人名号的由来:

铁人称号的获得,这是铁人精神壮美人格成熟的标志。铁人王进喜待领1205全队工人下了火车要任务,创作条件干工作,靠人拉肩扛安钻机,端水打井保开钻,在当地乡亲们看起来可是了不得。驻地马家窑的赵大娘感受很深,她看到了,这一天王进喜带领工人大清早就出去了,夜间大娘等了很晚没见回来,第二天没回来,第三天没回来她就叫小孙子领着来到井上找王队长,她看到此时的王进喜脱掉棉工服,只穿单衣,在钻台上手拽大绳同工友们正拼命往上拉大铁家伙,手被勒出了血,而后王进喜又操起撬杠,插在大铁家伙底座拼命的撬起,肩膀上渗出了殷红的血迹,血又染到冰冷的撬杠上。晚上,大娘睡不着觉,她想:“活了大半辈子,除了那些打鬼子打土匪把脑袋别在裤腰上的人外,没见过这么拼命的人,王队长可真是个铁人那!”这样赵大娘不放心,煮了咸鸭蛋、鲜鸡蛋,又做好饭,提着柳条筐领着孙女到井上看王队长。她看到王队长躺在发电机旁一个泥浆池槽子边睡觉,身下铺着一些羊草,身上盖着老羊皮袄,头下枕着一个铁疙瘩。这时大娘问王进喜的队友许万明:“他头下枕的是什么?”许万明说:“那是牙轮钻头。”大娘又问:“这大冷的天,枕着这么个铁疙瘩也能睡着觉?”许万明说:“王队长已经习惯了!”听了这话,慈母般的房东大娘眼里涌出了泪花,她对睡得正香的王队长说:“王队长,你可真是个铁人啊!”

铁人,是人民给予优秀钻井队长的封号,有着生动,形象实在和丰富的内涵,这一荣誉是石油大军优良传统的凝聚,被铁人王进喜和他带领的钢铁钻井队——1205队工人们体现出来,被刚接触“石油人”的乡亲们概括出来,这是时代的产物,历史的必然。

赵大娘管王进喜叫“铁人”被工作组成员知道了,迅速向萨中指挥宋振明汇报。宋振明说:“大娘叫的好,王进喜当之无愧。”立即向会战党委作了汇报。余秋里听了汇报后十分高兴,他说:“好!这是一个好典型,我们就借用老百姓形象生动的语言,叫他‘王铁人’。我们要发挥活的榜样的作用,在全战区宣传他的事迹,号召大家向他学习。通过学‘铁人’,提倡和发扬艰苦创业的精神,培养和锻炼能打硬仗的队伍,更好地把会战打上去。”当即决定大会战的第一个标兵就树立王进喜,名号就叫“王铁人”。

在第一次油田技术座谈会上,余秋里号召4万会战职工“学铁人、做铁人,为会战立功,高速度、高水平拿下大油田!” 1960年4月29日,“五一”万人誓师大会上,王进喜成为大会战树立的第一个典型,成为大会战的一面旗帜。号召一出,群情振奋,战区迅速掀起了“学铁人、做铁人,为会战立功”的热潮。1960年7月1日,会战指挥部召开庆祝建党39周年和大会战第一战役总结大会,突出表彰了王进喜、马德仁、段兴枝、薛国邦、朱洪昌,他们被树为大会战的“五面红旗”。一个铁人前面走,千百个铁人跟上来。大会战出现了“前浪滚滚后浪涌,一旗高举万旗红”的喜人局面!1960年,王进喜带领1205钻井队连续创出了月“四开四完”、“五开五完”的好成绩,到年底,共打井19口,完成进尺21258米,接连创造了6项高纪录。轰轰烈烈的石油大会战很快取得了显著成果。1960年6月1日,大庆油田首车原油外运。1960年底,大庆油田生产原油97万吨。

鞠躬尽瘁

1965年4月,王进喜被任命为钻井指挥部副指挥。1965年7月,在石油工业部第二次政工会上,王进喜应邀作了报告,他在发言中首次提出了:“要让我们国家省省有油田,管线连成网,全国每人每年平均半吨油”的奋斗目标。“文革”开始后,大庆油田生产受到严重干扰和破坏。1966年12月31日,王进喜毅然到北京向周总理汇报大庆油田生产的严峻形势。返回大庆后,他走遍油田,贯彻总理的指示精神,大声疾呼“大庆生产一天也不能停”。一些人罗织罪名,对他进行残酷迫害。他说,想让我承认大庆红旗是黑的,那是痴心妄想,刀架脖子我也不承认!在周总理的谋划下,继鞍钢之后,大庆实行了军管。周总理指示军管会把王进喜送到基层连队保护起来。1968年5月,大庆革命委员会成立,王进喜被推选为大庆革委会副主任。1969年2月,中共大庆党的核心小组成立,王进喜担任副组长。1969年4月,党的“九大”在北京召开。王进喜作为大庆的代表出席了这次大会,并当选中央委员,受到了毛主席的接见。“文革”期间,大庆油田出现了地层压力下降、原油产量下降,原油含水上升的“两降一升”严峻形势,王进喜焦急万分。在油田呼吁得不到支持的情况下,就到北京向燃化部和国务院汇报。周总理在《当前大庆油田主要情况报告》上批示,“大庆要“恢复‘两论’起家基本功”。油田生产被动局面逐步得到扭转。为了把散落在草原上的物资器材回收回来,王进喜于1969年7月,集中30多人,成立了废旧物资回收队,带领工人们风里雨里,为国家回收散失的废旧物资。形成了今天仍被我们颂扬的“回收队精神”。1970年春节前,王进喜受周总理委托,到江汉油田慰问,并做了大量的解放干部、稳定队伍的工作。1970年4月5日,全国石油工作会议在玉门召开。王进喜作为特邀代表参加大会。他在会上大声疾呼要恢复光荣传统,充满信心地提出“大庆产量要上四千万吨,全国产油一亿吨”等一系列远大的奋斗目标,引起与会者的强烈反响。玉门会议期间,王进喜胃病发作。后经解放军301医院检查确诊为胃癌晚期。病中的铁人心里想的仍然是油田生产建设和广大职工家属。得知油田生产不稳定,他想还是因为主要干部解放不出来。叫警卫员方廷振代笔写信给大庆当权者,叫他们赶快解放宋振明。听说家属基地有臭虫,他托人买来敌敌畏,让来看望他的人带回大庆。1970年10月1日,王进喜抱病参加国庆观礼,以中共中央委员身份检阅游行队伍。国庆节刚过,铁人的病情急剧恶化。临终前,他用颤抖的手取出一个小纸包,交给守候在床前的一位领导同志。打开纸包,里面是他住院以来组织给他的补助款和一张记账单,一笔一笔记得清清楚楚,一分也没有动。王进喜说:“这笔钱,请把它花到最需要的地方去,我不困难。”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动容,流下了感动的泪水。临终前,弟弟王进邦守候在病榻边,王进喜手拿300元钱交给他,强忍剧痛,断断续续地说:“看情况,我可能看不到咱妈了,妈这一辈子很苦,你就多替我尽孝道吧”。1970年11月5日23时42分,王进喜同志因医治无效不幸病逝,享年47岁。18日,在北京八宝山革命烈士公墓举行了向王进喜同志告别仪式。党和国家领导人李先念等以及中组部、石油工业部、黑龙江省的领导,大庆油田、玉门油田的干部、群众来向铁人告别。王进喜的骨灰被安放在北京八宝山革命烈士公墓。新闻媒体纷纷报道了铁人王进喜逝世的消息和他的英雄事迹。1972年1月27日,《人民日报》在显著位置刊发了长篇通讯《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战士——铁人王进喜》,高度评价了王进喜伟大的一生。大庆油田做出了“向铁人王进喜同志学习的决定”。学习铁人精神,继承铁人遗志,大庆人决心把他未竟的事业进行到底!

三、像铁人一样工作

1.铁人学文化

王进喜是吃苦耐劳的实干家,也是科学求实的典范。在科技领域,他以“识字搬山”的意志克服意想不到的困难,刻苦学习,带领工人们以创造性的劳动,创出一个又一个优异的成绩。1961年2月,王进喜被任命为钻井指挥部生产二大队大队长,负责管理分布在大荒原上的12个钻井队。他经常身背干粮袋,骑着摩托车或步行,深入到各井场,调查研究,检查工作,帮助基层解决各种实际问题。当了大队长以后,管的事多了,交往面大了,开会下井队了解情况得记笔记,有些字不会写他就以双倍的努力学习文化。他深感没文化开展工作困难,拜机关干部为师,抓紧一切机会学文化。有时一封信要写五、六遍十来遍。有的字不会写,就画上各种自己创造的符号、图像,过后再请教老师补上。慢慢地他学会了查字典。

就是凭借着这种“识字搬山”的刻苦精神,经过两年多的时间,铁人已经可以独立地看报、读文件、学“毛选”,甚至可以列出简单的发言提纲了。他说:“我认识一个字,就像搬掉一座山。我要翻山越岭去见毛主席。”

2.铁人学技术

王进喜是个实干家,一贯注重学以致用,坚决反对那种“光举拳头不干活”的坏作风,扎扎实实地工作,在全大队建立健全了岗位责任制,发动工人苦练基本功,管好安全生产,树立了各方面的典型,促进了各项工作全面发展。他说:“天上掉个乌纱帽你还得伸出头去戴呢。读了一火车的书不会用,等于没读。干,才是马列主义。不干,半点马列主义也没有!”

 王进喜学习技术知识始终坚持学以致用,他带领工人们不断地从实际需要出发搞技术革新。为提高钻井速度,他和工人改革游动滑车。为打好高压易喷井,他带领工人研究改进泥浆泵。为提高钻井质量,他和科技人员一起研制成功控制井斜的“填满式钻井法”。他还在多年的钻井工作中摸索出一套高超的“钻井绝技”,能根据井下声音判断钻头磨损情况。他对待工作严细认真,一丝不苟,经常向工人强调:“干工作要为油田负责一辈子,要经得起子孙万代的检查”。1961年春,部分井队为了追求速度,产生了忽视质量的苗头,连铁人带过的1205队也打斜了一口井。为了扭转这种情况,4月19日,油田召开千人大会,对钻井质量问题提出严肃批评,这个日子被人们称为“难忘的四一九”。事后,已担任大队长的王进喜带头背水泥,把超过规定斜度的井填掉了。他说:“我们要让后人知道,我们填掉的不光是一口井,还填掉了低水平、老毛病和坏作风”

像铁人那样做人:

铁人王进喜从普通工人成长为领导干部,但他功高不自傲,始终保持谦虚谨慎的作风,对工人和家属关怀备至,而对自己和家人却严格要求,一辈子甘当党和人民的“老黄牛”。他说:“我从小放过牛,知道牛的脾气,牛出力最大,享受最少,我要老老实实地为党和人民当一辈子老黄牛。”

1964年年底,他当选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,出席大会并代表工人做了《用革命精神建好油田》的发言,受到与会代表的热烈欢迎。从北京回来后,他依然保持谦虚谨慎的习惯,说,我是个普通工人,没啥本事,就是为国家打了几口井。一切成绩和荣誉,都是党和人民的,我自己的小本本上只能记差距。他一边参加劳动一边听取群众意见,解决工人的实际问题,成为大家的知心朋友。他看到天冷时工服不保暖,工人挨冻,就到缝补厂建议把棉工裤后腰加高加厚,给工人做皮背心和皮护膝。钻井生产、生活特别是住房、吃粮面临困难时,他利用工余时间带领职工和家属开荒种地,烧砖、割苇,盖“干打垒”住房,让工人和家属“吃饱肚子去会战”,“回来有个窝”。大队驻地离市镇比较远,工人和家属买粮、邮信、看病都不方便,他又带领职工家属想方设法办起了商店、粮店、邮局、豆腐坊、卫生所等,建起了设施比较齐全的生活基地。钻工子女没处上学,整天在荒原上玩耍,他带领人们在大队机关附近支起一顶帐篷,建起了大队级第一所小学——帐篷小学。后来,人们为了纪念王进喜,把这所小学命名为“铁人小学”。他到阿尔巴尼亚访问期间,还惦记着钻工们的困难,利用补助的一点外汇特意买了两个“热得快”,带回来给职工烧开水、熬中药。钻工陈国安病了,在大庆治不好,他利用开会机会把他送到省城医院治疗。生产骨干张启刚因工牺牲后,他和1205队的职工经常给他的老母亲寄钱和粮票,一直供养到老。

铁人王进喜对自己和家人要求非常严格。铁人家是个大家庭,全家10口人,弟妹子女还要上学。为了维持全家生计,王进喜叫老母亲管账,精打细算过日子。会战工委和各级党组织都想尽办法对困难职工给予补助,像王进喜这样的情况可以享受每月30元的“长期补助”,但王进喜自己从来不花,他把这些钱都补助给困难职工了。大队派人给他家送去猪肉和面粉,他都一律拒收。工人们想把他家铺炕用的苇草换成席子,他老母亲也不让。铁人患有严重的关节炎,上级为照顾他,给他配了一台威力斯吉普车。王进喜自己很少坐,就用它来给井队送料、送粮、送菜,拉职工看病,完全成了公用车。可老母亲病了,是铁人的大儿子用自行车推着去卫生所。与他的爱人同期来油田的家属多数已转成正式职工,他的爱人却一直是家属,在队里烧锅炉、喂猪。他甘当党和人民的“老黄牛”,为我们树立了廉洁奉公、无私奉献的公仆形象。

这里我们用铁人笔记中的两段话作为我们这节课的结束语:

我是个普通工人,没啥本事,就是为国家打了几口井。一切成绩和荣誉都是党和人民的,我自己的小本子上只能记差距。

讲进步不要忘了党,

讲本领不要忘了群众,

讲成绩不要忘了大多数,

讲缺点不要忘了自己,

讲现在不要割断历史。